彼蝶喵

一只名叫小蝶的貓(o)
入內煩請先查看自介,此人獵奇主要,不喜誤噴,請直走到底,大門在那。
覺得OOC可私信告知,請不要一來就直接用噴的,我隨身攜帶滅火器。
刀劍亂舞、全職高手拖稿的OOC寫手→三日鶴、All黃主要
獵奇愛好者→充滿血腥的黑暗童話

賭局

沒有人知道,我不會死。
但世人卻都知道,我不曾飲敗。
不過那些人都錯了,我——曾經輸過。
就那麼一次,卻也因此讓我得知自己不會死亡這件事。
那時,那人將插在桌子正中央的小刀,拔起來,扔向了我。
「以性命為賭注,這條件可是你自己提出的。」那人淺淺笑著,再出口,一秒變為凌厲:「現在,履行吧。」
任憑小刀掉落在地,我面無表情的看著那人,那人也直直望著我。
願賭服輸。
我知道,我的心裡有著不甘,但……我卻只是想告訴他,你還不是最後的贏家。
那人似乎也懂了,卻不屑一顧。
冷笑一聲,我撿起地上的刀,果斷的往脖頸砍去。
放任視野被一片鮮紅浸染,那人轉身離開了。
……我在此發誓,我絕對不會再輸;我絕對要打敗你。
輕聲笑著,在雙目閉上之...

勾引(一)

嗨又是我

想嘗試看看這種有點你勾我我勾你那種諜對諜,希望我能成功(不成功至少可以成個仁?)

 

 

 

早晨,陽光照進微敞的簾幕間。

床上的男人睜開眼,抬手梳了梳睡得凌亂的前髮。

嘴角勾起笑,他起身走向了浴室。

仔細的將每顆牙刷的精亮、將鬍渣一點不剩的剃除,男人對著鏡中的自己一笑,走出浴室。

佇立於衣櫃前,男人細細思索著,該穿哪件衣服配哪件褲子?

細心的連內褲與領帶之類的配件都考慮許久。

男人習慣於出門前兩小時起床洗漱;不為別的,只為將自己打扮得無懈可擊。

最終男人決定了今天的穿搭——假七分袖的白襯衫與一件剪裁合宜的西裝褲。

在踏出門前,男人再一次仔細看了看鏡中的自己...

不要怂,就要干。

心血來潮就是想煮塊肉(ry)

找不到能鎖文的部落格啊就放了Pixiv(好像哪裡不對)

我就是堅持還要在這再放一次(ry)

對了篇名跟故事內容完全無關,是我邊寫邊一直嚷嚷才(。)

 

不怕污請進

契約

很好,還是沒交代個卵出來(o)

看在海妖姐姐很漂亮的份上賞塊餅乾別賞刀片吧(x)

 

 

不同於人魚,她們雖同樣擁有美妙歌聲,可卻不是迷惑人心。

而是使人喪命。

同樣的,她們也擁有著替人完成願望的魔法能力。

不過……使用魔法是需要付出代價的。

依據願望的內容、渴求的強度,最嚴重的代價莫過於海妖自身的性命。

但多數海妖仍是樂於替人完成心願,索取稀有報酬。

目的不為別的,只因特殊材料可以調製魔藥,延長她們美麗的外表與施展魔法時所消耗的生命。

海妖成長速度之快,不消一年,便可從嬰兒變為亭亭玉立的少女。

可衰老的速度也尤其之快、但衰老不等同死亡。

自然情況下,海妖可以活得比任...

人魚的情話

 感謝@★Onisa讓我借用篇名www

事實也的確是她讓我想寫的233(no)

不過當初只是想寫人魚用歌聲迷惑情敵然後支解(o)

原本是要切情敵腳來換自己腳不過這設定暫時用不到(亮點不亮)

偽﹒TBC,因為我可能會寫海妖的視角(no) 

  

  

人魚,是擅長歌唱的生物。

不論是人或是動物,只要聽覺並無喪失,就可能在一瞬之間,被那悠美歌聲所吸引。

也有人傳言,那是人魚只傾訴於伴侶的情話。

不過……真相總是不如人所想的那般,是美麗而無垢的。

   

在水中晃蕩著尾巴,海水與陽光交互映襯出魚鱗的光潔。

人魚想著,今天不曉得還看不看得見那個人...

論經期的那二三事(刀劍亂舞性轉向同人衍生)

風和日麗、陽光普照,今天理應是個出陣的好日子。

可是,本丸翠綠的榻榻米上,卻倒了三具屍……噢不,是躺了三位女子。

鶴丸手摀著肚子,趴在地上,懨懨的嚷著「三日月……」後便動也不動了。

而身旁端坐著的藍髮女子只是輕輕撫著鶴丸的頭,再將鶴丸翻過身。

擰了擰擱在身旁盆子裡的毛巾,三日月將毛巾敷上鶴丸的肚子,溫柔的捂著。

「鶴醬,熱敷會舒服一點的;下次月事快來前就別吃冰了,好嗎?」

扁了扁嘴,鶴丸略微撇過眼,不敢正視三日月:「可是就忍不住嘛……而且平常也沒這麼準時……」

無奈的輕笑兩聲,三日月調整了下自己的位置,讓鶴丸枕在她腿上。

反覆的順著鶴丸雪白的髮,直到鶴丸臉上的表情稍稍緩和些,才...

情人拼圖

遇見你,是在酷暑的夏天。

愛上你,則在漸寒的初冬。


你牽著我的手,我們一同走在街上。

不知為何,只要在你身旁,我感受不到一絲寒冷。

你回過身,那眼眸滿是柔情;你輕輕將我略為凌亂的髮梢撥至耳後,接著出奇不意的吻了我的頰。

即便看不見,但從你臉上的笑容與我臉頰上的溫度,我知道,我的臉現在一定紅透了。

輕輕笑著,你摟住我,將頭埋在我的頸窩。

略為搔癢的感覺,使我不禁縮了縮脖子;而你輕咬了我耳朵:「回家吧,嗯?」

「嗯。」微微點了下頭,我與你,再次並肩走在街上。


回到你與我的家中,你讓我坐在你腿上,雙手環在我的腰上,濕熱的舌尖滑過我的頸項,使我渾身顫慄...

出軌

「我愛妳,跟我走吧。」當年,打動她的,不過簡單的一字「愛」。
「我恨你,快去死吧。」如今,擊潰她的,不過絕望的一字「恨」。
年少輕狂,誰都把愛當作唯一、當作一生。
可這承諾,毫無價值。
十年、二十年、三十年……數十年頭過去了,那人的目光,卻不再為自己,停留了。
她終日以淚洗面,等著那苦苦不回頭的男人。
直到那天,看見他懷中摟著另一個身影。
那人捧著身前挺著的肚子,與她的丈夫有說有笑。
仿若他們才是真正的一家人。
她只是靜靜看著,待兩人離開視線,才旋過身離開。
她,什麼決定也沒做,只是就這樣,離開,再也沒有回頭。
她並不清楚男人後來是否有尋找她,不過對她而言也不值得在乎。
透過朋友打聽了下,那女人近期似乎要生產了。
她喬...

迷路(刀劍亂舞同人衍生)

陽光普照,一名少年靜靜地坐在咖啡館一角。

雪白的髮絲,溫潤的金色雙眸,給人一種很神秘、高貴的感覺。

面前的桌上,擺著一本看不清封面的書,更給人添了一種文雅的氣質。

可惜的是……

「那、那個……這是您您您、您點的咖啡。」在好不容易猜拳猜贏的侍女前來服務時,少年仰起頭,對著她微微一笑。

就在侍女看傻了眼的同時,少年翻開了桌上的書。

……錯了,那從來就不是書,而是驚嚇箱。

「呀啊!」侍女嚇了一跳,手中的盤子不禁掉落在地,發出好大聲響。

少年嘻嘻笑,對著侍女比出了YA的手勢。

隨後,後腦勺就被人狠狠的巴了一下。

這正是所謂的現世報。

「夠了沒?新孩子你每個都要給我嚇跑才甘願嗎?」...

©彼蝶喵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