彼蝶喵

一只名叫小蝶的貓(o)
入內煩請先查看自介,此人獵奇主要,不喜誤噴,請直走到底,大門在那。
覺得OOC可私信告知,請不要一來就直接用噴的,我隨身攜帶滅火器。
刀劍亂舞、全職高手拖稿的OOC寫手→三日鶴、All黃主要
獵奇愛好者→充滿血腥的黑暗童話

迷路(刀劍亂舞同人衍生)

陽光普照,一名少年靜靜地坐在咖啡館一角。

雪白的髮絲,溫潤的金色雙眸,給人一種很神秘、高貴的感覺。

面前的桌上,擺著一本看不清封面的書,更給人添了一種文雅的氣質。

可惜的是……

「那、那個……這是您您您、您點的咖啡。」在好不容易猜拳猜贏的侍女前來服務時,少年仰起頭,對著她微微一笑。

就在侍女看傻了眼的同時,少年翻開了桌上的書。

……錯了,那從來就不是書,而是驚嚇箱。

「呀啊!」侍女嚇了一跳,手中的盤子不禁掉落在地,發出好大聲響。

少年嘻嘻笑,對著侍女比出了YA的手勢。

隨後,後腦勺就被人狠狠的巴了一下。

這正是所謂的現世報。

「夠了沒?新孩子你每個都要給我嚇跑才甘願嗎?」

撫著後腦,少年才回過頭,臉上還是笑笑的,向對方賠不是:「哎唷,店長我只是想幫新人製造一點樂趣啊。」

只見對方搖了搖頭,嘆息。

「都幾歲了還這麼幼稚啊,鶴丸……」

見對方正打算開始說教,鶴丸趕緊起身,扔了句「說回來,三日月那傢伙八成又迷路了,我去找他!」便跑了。

外表看似大學生,但其實鶴丸的真正年紀絕對足以讓一票人大喊上天不公。

雙手叉在頭後,鶴丸一顆頭左搖右擺的,在街上梭尋著某人的身影。

……但其實他也沒很專心找就是了。

眼角餘光瞥見什麼新奇的東西就馬上湊過去東看看西摸摸的,真不枉他還沒忘記落跑出店裡的目的。

「三——日——月——」覺得看夠了,鶴丸才打算努力認真找人;用比平常略大的嗓音喊著,還是沒看見那熟悉的藍色身影。

明明那傢伙每天都會經過這,可偏偏每天都會迷路,總是要他來找。

到底是怎樣的路癡才能達到這般境界呢?鶴丸不禁這麼想著。

「老頭子——聽到就回答我——」

人家石頭丟進池子裡,至少都還會起個漣漪嘛;看樣子,只能出絕招了——

鶴丸靜靜的走到路旁的圍籬上坐下,默默的,從帽衫的內兜裡,拿出了……一串糯米糰子。

悠哉的吹著口哨,鶴丸晃著手中的糰子,眼神在四周飄移。

「鶴喲,嚇到了嗎?」突然間,鶴丸的背後冒出了一顆頭。

才轉過頭,就看見自己一直在找的人越過自己,張口咬住糯米糰子。

放手讓三日月叼走自己手中的東西,鶴丸拎起他的領子,開口:「是是,真是好大的驚嚇;現在可以跟我回店裡了嗎?」

只見三日月眨了眨美麗的雙眼,啣著嘴裡的糰子點了點頭,自然而然的牽起了身旁鶴丸的手。

仔細看,三日月藍色眼中暗藏一抹新月;微彎的弧度就像他目前上揚的嘴角。

看著三日月臉上的笑,鶴丸撇了撇嘴,任他去。

說到鶴丸與三日月工作的地方,是一間名叫飯糰的咖啡廳。

飯糰是兩層樓建築,一樓就是店面、二樓則是他們住的地方。

因為店長有撿人回家調教的壞習慣,自然而然的房間很快就不夠了——所以鶴丸跟三日月住同一間房,上下鋪。

每天早上,三日月都會出去散步當作運動,可是每次出去就像弄丟一樣,沒有鶴丸就回不了家,或者說是不會回家。

還記得最開始的那個禮拜,鶴丸曾嘟囊著問他:「你是不是老人痴呆啊,每天走的路也能走失……」

那時,三日月只是笑笑的,沒有回答他。

久而久之,也習慣了。

兩人相差沒幾歲,可鶴丸老是稱呼三日月為老頭子,就是這個原因。

走著走著,他們已經回到熟悉的店門口。

向店長打了聲招呼,鶴丸抽過兩件圍裙,一件遞給三日月、另一件則俐落的繫到自己身上。

「上工囉!」鶴丸喊了一聲,拍了拍三日月的肩便跑去招呼客人了。

一個外場、一個內場,簡直互補。

透過櫃檯看著鶴丸小跑步的身影,三日月臉上也自然而然的洋溢著笑。

忙了好半天,終於到打烊時間了。

關店後,坐在一起閒聊、看日落,也是飯糰的傳統之一。

看著其他人忙著洗碗、端盤子、擦地,鶴丸、三日月與店長坐在角落閒聊著。

為什麼這三人不用幫忙收拾呢?因為都有點年紀了所以被眾人勒令不要去搞破壞。

店長搖著頭,又回頭數落起鶴丸:「你啊,真是的!每次都利用三日月當藉口偷溜出去!」

鶴丸一聽,立刻舉起手做出投降的姿勢。

「店長冤枉啊,忘記上次我沒出去找他結果他怎麼回來的嗎?」

似乎是想到什麼不堪回首的往事,店長嘴角抽了兩下,也不再表示些什麼了。

那一次鶴丸被店長禁足在店裡,沒有出去把三日月找回來,最後的下場是警察局打電話來請他們把人領回去……

想到這件事,兩人額角都默默冒出三條黑線,轉頭看向罪魁禍首。

而三日月也沒表示什麼,只是笑笑的看了回去。

嘆了口氣,店長轉頭看向三日月,開口:「你來這裡工作也很久了,每天都會出去散步的,怎麼天天都能迷路呢?」

三日月笑著,意味深長的看了鶴丸一眼,並沒有向店長解釋。

——因為這樣才能每天和我的鶴約會啊。

三日月心裡想著,臉上的表情越來越令人看不下去。

「夠了夠了,鶴丸你快把三日月帶走,他那傻笑的表情太燦爛了,我快瞎了。」店長邊說邊用手摀住了雙眼,趕他們走。

鶴丸聞言,只好拖著三日月回房。

啊啊,忘了說,飯糰裡有個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秘密——

就是雖然他們誰也沒有向誰告白,但鶴丸跟三日月心底早就認定了。

對方就是自己這一輩子,唯一的伴侶。

评论(1)

热度(1)

©彼蝶喵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