彼蝶喵

一只名叫小蝶的貓(o)
入內煩請先查看自介,此人獵奇主要,不喜誤噴,請直走到底,大門在那。
覺得OOC可私信告知,請不要一來就直接用噴的,我隨身攜帶滅火器。
刀劍亂舞、全職高手拖稿的OOC寫手→三日鶴、All黃主要
獵奇愛好者→充滿血腥的黑暗童話

情人拼圖

遇見你,是在酷暑的夏天。

愛上你,則在漸寒的初冬。

 

你牽著我的手,我們一同走在街上。

不知為何,只要在你身旁,我感受不到一絲寒冷。

你回過身,那眼眸滿是柔情;你輕輕將我略為凌亂的髮梢撥至耳後,接著出奇不意的吻了我的頰。

即便看不見,但從你臉上的笑容與我臉頰上的溫度,我知道,我的臉現在一定紅透了。

輕輕笑著,你摟住我,將頭埋在我的頸窩。

略為搔癢的感覺,使我不禁縮了縮脖子;而你輕咬了我耳朵:「回家吧,嗯?」

「嗯。」微微點了下頭,我與你,再次並肩走在街上。

 

回到你與我的家中,你讓我坐在你腿上,雙手環在我的腰上,濕熱的舌尖滑過我的頸項,使我渾身顫慄。

「我啊,最愛你了。」啃拭著鎖骨附近的肌膚,你悄悄說著。

聞言,輕輕推開你,我喘息著問:「那……你愛我什麼?」

你輕笑,將我壓倒在沙發上,吻住我的唇,將舌尖探入。

纖細的指尖梳過髮稍,你用另一隻手撫過,結束這纏綿的吻:「當然是你的心。」

「我最愛的,就是你的心了。」看著我的那雙眼中——你的眼中——滿是迷戀。

而我,寵溺的將你摟進懷中。

靜靜的,我們倆人聽著我的心跳聲。

——時間,彷彿靜止在這一刻,再不前進。

突然間,你爬起身,略略整理身上凌亂的衣物後,朝我伸出手。

毫不猶豫的,握住那隻帶給我溫暖的手,緊緊跟隨。

 

你帶著我,不停走著。

這黑暗的長廊,彷彿沒有盡頭。

越走,越覺得不安。

這樣的感覺,是我跟你在一起後,從沒感受過的。

現在的你,究竟想帶我去哪呢?

不知過了多久,你停在一扇門前。

轉過身,你看著我的眼神,仍然是那麼的溫暖、那麼的為我著迷。

「告訴我,你愛我嗎?」鬆開握著的手,你捧住我的臉,問。

而我,直視著你的雙眼,堅定的開口:「我愛你。」

在我說完後,你笑了。

你嘴邊的那笑容,漸漸染上一絲我所不懂的瘋狂。

開啟那緊閉的門扉,你就像邀請貴賓般引領我進去。

一踏進這個空間,呼吸停止。

濃濃的鐵鏽味,飄散於空氣中;微弱的光線,反射了滿地鮮紅。

你不顧我,逕直的向前走。

佇立於巨大的透明櫃前,越過你,我看見了。

——那心口缺了一塊的人。

摀住嘴,忍住想嘔吐的感覺。

那人身上,滿滿的,都是縫線。

從玻璃的反射中,我看見了。

你眼中的癡狂。

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兩步,突然絆到了什麼,跌坐在地。

看見那森白的人骨,全身不住的顫抖。

不知何時,你已來到我身旁;蹲下身,很輕、很柔的撫著我的面頰。

「不是說過了嗎?你愛我的。」你溫柔的語調,更讓我感到害怕。

從你貼上我心口的指尖,傳來冰涼,「而我說過,我最愛的,是你的心。」

「你看見了嗎?在那櫃子裡的,可是我心目中的完美情人噢。」

「那女孩明亮的雙眼、那男孩高挺的鼻樑……」你著迷的說著,出口的,卻是令人恐怖的話語。

「現在,就只差你了;我的情人拼圖,就快可以完成了。」

絕望的,停止了想要後退的這種愚蠢想法,一開口,才感受到自己已顫抖到不能自己。

「你說……你愛我的。」

而你,艷麗一笑:「我愛的,是你的心。」

隨著話尾落下,心口感受到一陣劇痛。

抽出刺進肺部的小刀,你再一次的重覆了插進的動作。

「可不能傷到心臟啊......」肺部漸漸呼吸不到氧氣了;看著你掰開我胸前的骨頭,從錯縱複雜的血管、經絡中扯出。

——那本屬於我的心臟。

硬撐著最後一口氣,就在你將我的心裝上那人偶時,"他"看向我,微微的,笑了。

至此,我的眼中,再無光明。

评论

热度(2)

©彼蝶喵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