彼蝶喵

一只名叫小蝶的貓(o)
入內煩請先查看自介,此人獵奇主要,不喜誤噴,請直走到底,大門在那。
覺得OOC可私信告知,請不要一來就直接用噴的,我隨身攜帶滅火器。
刀劍亂舞、全職高手拖稿的OOC寫手→三日鶴、All黃主要
獵奇愛好者→充滿血腥的黑暗童話

論經期的那二三事(刀劍亂舞性轉向同人衍生)

風和日麗、陽光普照,今天理應是個出陣的好日子。

可是,本丸翠綠的榻榻米上,卻倒了三具屍……噢不,是躺了三位女子。

鶴丸手摀著肚子,趴在地上,懨懨的嚷著「三日月……」後便動也不動了。

而身旁端坐著的藍髮女子只是輕輕撫著鶴丸的頭,再將鶴丸翻過身。

擰了擰擱在身旁盆子裡的毛巾,三日月將毛巾敷上鶴丸的肚子,溫柔的捂著。

「鶴醬,熱敷會舒服一點的;下次月事快來前就別吃冰了,好嗎?」

扁了扁嘴,鶴丸略微撇過眼,不敢正視三日月:「可是就忍不住嘛……而且平常也沒這麼準時……」

無奈的輕笑兩聲,三日月調整了下自己的位置,讓鶴丸枕在她腿上。

反覆的順著鶴丸雪白的髮,直到鶴丸臉上的表情稍稍緩和些,才再次替她更換毛巾。

舒服的打了個呼嚕,鶴丸睜開明亮的金色雙眸,望進三日月那湛藍眼眸裡的一彎新月。

抓住停在自己頭上那隻手,鶴丸輕吻了吻對方掌心,綻開笑,「好多了,謝謝妳。」

「那就好,看妳連惡作劇都提不起勁,可真是嚇壞我了。」三日月報以微笑。

鶴丸坐起身,將原本敷在腹部上的毛巾放回水盆,端起。

「鶴醬,讓我來吧,妳休息……」鶴丸起身準備去倒水,三日月連忙跟著爬起來,伸手想接過。

誰知才剛站起,腳都還沒站穩便往鶴丸最初趴著的位置倒去。

「三日月!」鶴丸急忙放下手中的東西,扶起三日月。

只見三日月跟自己剛剛的姿勢一模一樣,鶴丸搖了搖頭,把三日月丟回地板。

鶴丸端著水盆走了出去,沒多久又回來;看她微微起伏的胸膛就知她剛剛跑的有多急,手上的臉盆沒翻真是厲害。

把三日月像煎魚一樣翻過身,鶴丸沾濕毛巾後,直接丟上三日月肚子。

「鶴醬,好歹擰乾吧……?」三日月有氣無力的說著。

鶴丸撇過頭,拉過三日月的身體,也讓她躺在自己膝上。

兩人就這樣相對無言了一陣,最後是鶴丸脫下自己身上的外衣,蓋到三日月身上。

「……對不起。」鶴丸囁嚅著。

原來剛剛太緊張,一時才會忘了擰乾毛巾;可是已經來不及了,所以先脫下外衣給三日月避寒。

怔了會,三日月笑了笑,拍拍鶴丸的大腿,輕聲:「沒事的,嗯?」

鶴丸點了點頭,握住三日月的手,唱起了歌。

說真的,那歌聲真不是普通的難聽,但三日月聽著,卻覺得開心。

她的鶴醬,只唱給她聽。雖然那歌聲是故意的。

聆聽著只有她聽得見的歌聲,三日月漸漸進入了夢鄉。

再睜開眼時,已經傍晚了。

看著鶴丸點著頭打盹,三日月溫柔的笑了。

從鶴丸腿上爬起,三日月坐到鶴丸身邊,輕輕摟過她的肩膀,讓她枕在自己肩上。

「我的鶴醬,真可愛呢。」

感受著身邊暖暖的溫度及鶴丸身上淡淡的馨香,三日月靜靜的看著太陽逐漸躲到山後、月亮出來。

想著是否該把身邊的人兒搖醒,這時某人端著一盤東西進到她們房間。

見來者想出聲喊她們,三日月舉起食指抵上唇瓣,輕輕「噓」了一聲。

清光點點頭,放下手中的盤子,低聲說道:「三日月小姐,這是用紅糖水煮的湯圓,可以緩解經期不適。」

三日月點了點頭,向清光點頭道謝後便請她先回去休息了。

垂下纖長的睫毛,三日月看著鶴丸半晌,在那微啟的唇上吻了下,才輕輕搖了搖懷中的鶴丸。

「鶴醬、鶴醬?起床囉。」

努了努嘴,鶴丸囈語了幾聲,緩緩睜開眼。

看著那明亮的金色眼眸罕見的透著迷茫,三日月溫柔的笑著,端起剛剛清光擱在她們面前的湯圓。

拿起湯匙舀了一口,確認過溫度不會燙口,才送近鶴丸唇邊。

看著對方乖乖張口吃下食物,沒有多餘的反應,三日月覺得心情非常的好。

如果是平時的鶴丸,絕對不會這麼乖的任她擺佈。

趁著鶴丸尚未完全清醒,三日月再次低下頭偷香。

這下鶴丸算是完全驚醒了。

「妳妳妳妳這……」甫睡醒便發現自己被當成點心品嘗,鶴丸嚇得連話都說不清了。

三日月微微笑著,將盤子悄悄移動到較遠的地方,伸手將鶴丸拉進自己懷裡緊緊抱著。

鶴丸在三日月懷裡扭動掙扎著,發現不成後氣鼓鼓的威脅著:「欸老人家,經期可別給我亂來,小心我真劍妳。」

三日月睜著明亮的湛藍雙眸,低頭以鼻間蹭了蹭鶴丸的,抱著她再度躺回地上。

「不會的,折騰一天了,鶴醬好好休息吧。」

然而,此時的鶴丸還不知道,三日月正在心裡盤算日後該如何要回這次沒成功的補償。

评论

©彼蝶喵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