彼蝶喵

一只名叫小蝶的貓(o)
入內煩請先查看自介,此人獵奇主要,不喜誤噴,請直走到底,大門在那。
覺得OOC可私信告知,請不要一來就直接用噴的,我隨身攜帶滅火器。
刀劍亂舞、全職高手拖稿的OOC寫手→三日鶴、All黃主要
獵奇愛好者→充滿血腥的黑暗童話

契約

很好,還是沒交代個卵出來(o)

看在海妖姐姐很漂亮的份上賞塊餅乾別賞刀片吧(x)

 

 

不同於人魚,她們雖同樣擁有美妙歌聲,可卻不是迷惑人心。

而是使人喪命。

同樣的,她們也擁有著替人完成願望的魔法能力。

不過……使用魔法是需要付出代價的。

依據願望的內容、渴求的強度,最嚴重的代價莫過於海妖自身的性命。

但多數海妖仍是樂於替人完成心願,索取稀有報酬。

目的不為別的,只因特殊材料可以調製魔藥,延長她們美麗的外表與施展魔法時所消耗的生命。

海妖成長速度之快,不消一年,便可從嬰兒變為亭亭玉立的少女。

可衰老的速度也尤其之快、但衰老不等同死亡。

自然情況下,海妖可以活得比任何海洋生物來的久、卻易因無法忍受自身外表而自盡。

其中又以人類轉變而成的海妖最為嚴重。

人類變成的海妖魔法能力不足天生的海妖、衰老也比她們更快;不過她們的容貌往往卻是最美麗的。

對那些成為海妖的人類而言,這是她們無法擺脫的詛咒、必然的宿命。

  

她輕輕嘆了口氣。

一年又快過了,她之前做的藥快不夠了,可最近沒什麼人有強烈的願望啊……

只要是海妖,都會有一個自己習慣的藥方以維持自身容貌;她慣用的藥方是最毒的、卻也是最有效與長效的。

當然也不是不能自己去找,不過……如果有免費的棋子可以為她所用,何苦為難自己?

她是人類、也是海妖,所以自由上岸對她而言並不成問題。

但她最傾向的還是使用魔法時那種痛苦的感覺。

使用魔法的代價是海妖自身的生命,所以在施法時會感到椎心刺骨的痛;她尤其喜愛那樣的感覺卻不能太常感受到。

所以只要是需要材料時,她會優先選擇替人完成願望而非自己動手。

伸手彈了個響指,她在一瞬間出現在海平面上。

是時候去尋找擁有強烈願望的人了。

  

最後,她在海洋中央看見一隻人魚。

那隻人魚什麼反應也沒有,也沒看見她,只是彷如一具屍體般的載浮載沉著。

不過他還沒死,海妖非常清楚。

因為從那隻人魚心裡,傳來了很深很深的執著。

海妖也是可以感知人心的,即便只有一點點。

她微微勾起嘴角,緩緩靠了過去。

「我親愛的孩子,你是否有什麼煩惱?」她溫柔地說著,可卻隱藏不了語氣中那終於找到獵物的興奮感。

見人魚睜開已開始失去光輝的眼,她想,這次真是找對人了。

「我親愛的孩子,你是否正為情所困?」她伸出手,讓魔法能力在眼中肆意流動,好取信於人魚。

人魚毫不猶豫的將手搭上她的。

她微微瞇起雙眸,以人魚聽不見的嗓音低喃:「交易……成立。」

  

她將人魚帶回了自己的住處,用著所剩無幾的材料替人魚做一雙人類的腿。

海妖佩服著人魚的決心——因為要想讓這雙腿完全融合進人魚身體的話,人魚自己的血是勢必要成為材料之一的。

而且末了,連尾巴都得卸下。

海妖向人魚一一說明,而人魚點了點頭,溫順的將尾巴伸出,任由她。

海妖這邊是沒有多餘的材料製作什麼止痛劑之類的東西了,所以她刀子一揮,就將人魚閃閃發亮的鱗片給割開了。

也真虧人魚能忍得住這削皮蝕骨的痛。海妖心裡想著。

不過人魚的這份執念,想必能讓她這次的法術成功。

將人魚的血滴進尚已成形的蒼白雙腿,這才算大功告成;現在只剩將腿取代人魚的尾巴了。

失血過多讓人魚的臉色蒼白如紙,卻還是堅持著。

「吶,回答我的問題,我多附贈你一個東西,好嗎?」暫且讓人魚維持意識後,海妖開口。

人魚看著她,點了點頭。

「你這麼執著,有意義嗎?」

聞言,人魚低下頭,不說話了。

人魚伴侶的傳說她是知道的;只是不想竟有其真實性。

可能人魚也知道這樣的傳說不靠譜吧。海妖微微笑著,改了口:「應該說,如果失敗,你打算怎麼辦?」

人魚的身體震了下,緩緩仰起頭,看著海妖的眼裡充滿決絕:「那結局也不過是變成海底的一縷泡沫罷了。」

「若真失敗了,替你把那人做成你專屬的娃娃吧,權當售後服務了?」海妖調笑道。

人魚搖了搖頭:「就是想要他陪著、吹笛給我聽,而我也能同他一起歌唱,這樣……就好。」

海妖聽著,垂下眼簾。

如果真的那般不幸,不如就將人魚所傾心的那人洗清記憶,帶到這來吧。

海妖想著,人魚或許也有很好的、成為海妖的潛質呢。

壓下這小小的心思,海妖讓人魚躺下。

「說好的交易,可別忘了啊。」

人魚點點頭,閉上了雙眼。

海妖開始唸咒。

就當見面禮吧,替人魚把所有方面都顧及一下——

  

將終於如願獲得雙腳的人魚送上岸後,海妖痛苦的倒在地上。

雖然椎心刺骨,可卻也是她從未體驗過的絕頂快感。

不論是將魚尾替換成人腿、使人魚的聲音更添迷惑亦或將去尾的疼痛轉移到自己身上……種種都是在消耗海妖自身的魔力。

海妖消去了人魚的記憶,只留下了交易的部分;現在海妖所要做的,就只是靜靜的休養並等待著人魚成功。

  

也不知過了多久,海妖抖抖耳朵,仔細聽著。

對於契約者,海妖擁有絕對的感應能力。

看樣子時候到了。她披上大衣,轉瞬便出現在海平面上。

向著人魚所在的那個岸邊前進,海妖在遠遠的地方就先停下。

她看見人魚了,不過人魚還只是靜靜佇立在岸邊,還沒開口。

眼角餘光瞥見一邊的女孩,看樣子就是目標了。

海妖等著。等著人魚啟唇歌唱。

半晌,人魚的聲音傳進海妖耳裡。

果然,那歌聲真是美得令人魂魄都直接被迷惑、再回不能。

海妖非常滿意自己的魔法,緩緩邁開步伐上前。

看著女孩失神的走進海中,海妖伸出開始有些腐爛的手,抱住了她。

輕輕在她耳邊吹了口氣,海妖讓女孩回過神來,並悄悄改造了她的身體。

——現在的女孩別說海水,就算只是被海風吹到,皮膚都會直接脫落一層。

將唇瓣貼上女孩白皙的頸項,海妖汲取著專屬於女性的那甜美的嗓音。

海妖感覺得到,枯朽的手正一點一點回復力量。

緊緊抱著女孩不讓她掙脫,海妖加速了海水侵蝕女孩的速度。

不消片刻,女孩動也不動了。

海妖抱著女孩僅剩骨架的遺體,捧著她特意留下的心臟,走向人魚。

「以後,不相欠了;還有,跟你做交易很愉快,需要的時候我會再出現的。」

海妖說著,將那顆心臟交給了人魚。

這顆心臟就是海妖所說,附贈給人魚的東西。

要保養人魚那雙腳,一定要定時用人類的鮮血沐浴。

但這次海妖將魔力注入女孩的心臟,贈與人魚。

「這雙腳該怎麼保養你自己明白,不需要的屍骨我自會來替你清,別丟了,我可有需要。」

海妖最愛用的配方就是人屍。

最有效可卻也最難得到。

轉過身,在人魚的目送下,海妖往海的深處走去。

在人魚看不見的角落,海妖嘴角逐漸勾起一抹美艷迷人的笑容。

  

孕育腥血之氣的人魚,可是能成為更稀有、有長效的藥材呢。


评论(9)

热度(2)

©彼蝶喵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