彼蝶喵

一只名叫小蝶的貓(o)
入內煩請先查看自介,此人獵奇主要,不喜誤噴,請直走到底,大門在那。
覺得OOC可私信告知,請不要一來就直接用噴的,我隨身攜帶滅火器。
刀劍亂舞、全職高手拖稿的OOC寫手→三日鶴、All黃主要
獵奇愛好者→充滿血腥的黑暗童話

勾引(一)

嗨又是我

想嘗試看看這種有點你勾我我勾你那種諜對諜,希望我能成功(不成功至少可以成個仁?)

 

 

 

早晨,陽光照進微敞的簾幕間。

床上的男人睜開眼,抬手梳了梳睡得凌亂的前髮。

嘴角勾起笑,他起身走向了浴室。

仔細的將每顆牙刷的精亮、將鬍渣一點不剩的剃除,男人對著鏡中的自己一笑,走出浴室。

佇立於衣櫃前,男人細細思索著,該穿哪件衣服配哪件褲子?

細心的連內褲與領帶之類的配件都考慮許久。

男人習慣於出門前兩小時起床洗漱;不為別的,只為將自己打扮得無懈可擊。

最終男人決定了今天的穿搭——假七分袖的白襯衫與一件剪裁合宜的西裝褲。

在踏出門前,男人再一次仔細看了看鏡中的自己,這才滿意的穿上鞋子。

假日早晨的街道,行人稀少,幾乎所有人都回頭看了眼男人。

男人非常滿意,他想要的就是這種被人關注的感覺。

走到常去的早餐店,對著店員露出招牌微笑,店員幾乎失了神,好不容易才替男人完成點餐的動作。

男人也不介意,輕輕拍了拍店員的頭表示不介意後找了個靠窗的位置便坐下了。

一隻手撐著頰邊,男人靜靜滑著手機,看著時事。

——不過這可不表示他並沒在注意周圍的動靜。

何時進來了人何時又離開了人他全都一清二楚。

看著手機螢幕右上角顯示的時間,男人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弧度。

他所等待的那個人,或者該說是他的獵物,應該快來了。

「鈴鈴。」清脆的風鈴聲響起,果然不負男人所望。

少年跨步走了進來,臉上是燦爛到能照拂進人心裡的堪比太陽的笑容。

少年先是找了個位置,將身上背著的包扔下;接著跑向櫃檯點餐。

此時男人剛所點的餐點也送上了。

他是故意的。故意迎合少年的口味點了他平常會吃的東西。

只是就不曉得了,少年是否會發現。

看著那雀躍的身影一蹦一跳回了座位,男人瞇起雙眼。

骨節分明的長指輕握著攪拌用的小湯匙,有意無意的敲了敲潔白的杯緣。

不曉得少年會不會因此注意過來呢?

男人的獵豔步驟,非常的奇特。

他從來不主動出擊,向來只是引起對方注意後再以靜制動。

可這次卻屢屢踢了鐵板。

對於男人而言,是男是女都不重要了、更何況只是個人?但得不到的卻越想要,所以他堅持著,有那麼一天一定要讓少年正視他。

男人看見少年渾身顫了一下,接著便回過頭張望、似在尋找著什麼。

很快,四隻眼睛在空中相會。

少年盯著男人,而他也毫不避諱的將自己眼底那欲望赤裸裸的傳達給少年。

少年哼了聲,扭過頭繼續做自己的事。

男人此時幾不可微的皺了皺眉。

他從來不覺得有自己釣不上的獵物,他決不允許自己栽在一個小鬼手裡。

但、是破壞原則主動搭訕亦或直接放棄尋找新目標?不論哪個都讓男人猶豫異常。

正當男人陷入沉思,少年的餐點也終於送到他桌上了。

评论

©彼蝶喵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