彼蝶喵

一只名叫小蝶的貓(o)
入內煩請先查看自介,此人獵奇主要,不喜誤噴,請直走到底,大門在那。
覺得OOC可私信告知,請不要一來就直接用噴的,我隨身攜帶滅火器。
刀劍亂舞、全職高手拖稿的OOC寫手→三日鶴、All黃主要
獵奇愛好者→充滿血腥的黑暗童話

賭局

沒有人知道,我不會死。
但世人卻都知道,我不曾飲敗。
不過那些人都錯了,我——曾經輸過。
就那麼一次,卻也因此讓我得知自己不會死亡這件事。
那時,那人將插在桌子正中央的小刀,拔起來,扔向了我。
「以性命為賭注,這條件可是你自己提出的。」那人淺淺笑著,再出口,一秒變為凌厲:「現在,履行吧。」
任憑小刀掉落在地,我面無表情的看著那人,那人也直直望著我。
願賭服輸。
我知道,我的心裡有著不甘,但……我卻只是想告訴他,你還不是最後的贏家。
那人似乎也懂了,卻不屑一顧。
冷笑一聲,我撿起地上的刀,果斷的往脖頸砍去。
放任視野被一片鮮紅浸染,那人轉身離開了。
……我在此發誓,我絕對不會再輸;我絕對要打敗你。
輕聲笑著,在雙目閉上之前,我在心裡立誓。

再次睜開雙眸,我愣愣地觀察著四周。
斑駁的血跡附著在牌桌上,遮掩著原本的色彩;撲克牌上鮮艷的花紋早已被血漬糊爛;連頸項都傳來陣陣疼痛。
指尖輕撫上,只摸到一條粗糙的痕跡。
……為什麼?
我重新拾起那時因失血脫力而再度掉回地上的刀,毫不遲疑的往左臂劃上一道痕跡。
靜靜看著血液從傷口滲出、往下流淌至整隻手臂,我忍不住,抬起手,舔舐去那帶腥味的豔紅。
稱不上美味,卻讓人食髓知味、流連忘返,繼而貪得無厭般不斷索求。
沒有注意到,什麼時候起,那傷口又已癒合;只是專注地撕咬著手臂,以獲得更多。
不夠,遠遠不夠。
看著手臂上隱約見骨的傷口,周邊已逐漸有腐爛跡象的肉開始增長、回復。
如果……一人不夠,不如……
我抬頭,從玻璃倒映出的,只剩那雙無神的眼。

甩出手上的牌,我抬起頭,直勾勾盯著對面的人。
只見對方咬著唇,恐懼滿溢。
最終像放棄什麼一樣,接過身邊保安遞過來的藥,一口氣吞下。
抬抬手,示意身邊的手下把人扛走,我站起身走到窗邊。
窗邊映出的面容與最初無異,可眼底裡卻添了一股冰冷。
——怎麼消,也消不去。
從第一次的失敗,到如今,多久了?
時間的流逝是如此緩慢,緩慢的使人再也分不清。
唯一還知曉的,只有喪命在自己手中的人,究竟有多少。
從最初半年一個,到現在只要三天沒有喝到血,就會渾身不舒暢。
用高金作餌,只要敢拿命來賭。
並且固執的,只願在賭桌上收割他人性命。
或許是為了將來的某一天做準備吧?誰知道呢。
可能有那麼一天能再見到那個人。
所以他想方設法撒了餌,只願君上鉤。
剩下的,只有等待。

走起請(#)

评论

热度(1)

©彼蝶喵 | Powered by LOFTER